人物专访:证券教父阚治东的投资理念——坚持与专业并存

2015-03-05   来源:上海温州商会

 

证券教父阚治东的投资理念——坚持与专业并存

    阚治东,中国证券行业的传奇人物,中国创业投资行业和证券行业的领袖人物,众多财富的缔造者。他带领团队创造了许多中国证券金融领域的“第一”,包括:第一个A股发行,第一个A股、H股同时发行,第一个B股发行,第一个证券营业部,第一个股票指数,第一个证券研究所,主持了中国证券行业第一起兼并收购等等。

    因上海温州商会副会长郑森木牵手证券教父阚治东,拟发成立温州首只文创基金,记者在温州两度与阚董会面。今天,与他再聚,并能面对面交流,对这位历经磨砺却能谈笑风生、参透人生的智者,心生景仰。而他稳健、有效控制风险的投资风格,更值得称道。
    厉:阚董事长,很高兴再次见到你,你写下了中国证券发展史上的许多第一,你的著作《荣辱20年——我的股事人生》,你的荣耀指什么,屈辱又是什么?
    阚:每个行业发展都是起起伏伏的,在行业发展过程中间,在工作当中我想都会有起伏,起的时候当然是高兴的时候也是荣耀的时候,在走向低谷的时候,大家也是比较沮丧的。对个人来说也是这样,这本书你也知道在我起起伏伏中间,被免职过,被处分过,甚至还为此失去自由21天,让我感觉到屈辱。
    厉:你和尉文渊、管金生有着中国证券教父之称,在1995年的“327国债期货事件”之后,尉文渊和管金生命运戏剧性的改变,当时你由于出差在香港,使申银证券逃过一劫,是你感觉到风雨欲来的气息?
    阚:“327事件”是突然爆发的是没有先兆的,所以不存在我要躲避。即使我在上海我也不会参与,昏了头一样不计实力地盲目参与,这不是我的风格。当时我们上海三家证券公司,每家公司的起点也都不一样,申银证券纯粹是从银行出来。银行最讲究什么?当然是风险控制。我们当年做银行信贷的时候,风险控制是放第一位,银行过去讲铁帐、铁笔、铁算盘,实际上就是资产负债,账务管理、风险控制管理系统,当时叫铁算盘。最早老申银员工全部都是银行出来的。那么老管是学文学出身的,文学出身的比较浪漫,想象空间比较大,追求卓越,但不像我们是靠风险控制。像我们当年做国债,我们下面有个部门,这个部门必须向我来申请自备金,我给他多少自备金他才能做多大事。如果我没有给他自备金他去做,他是动用不了我们公司的钱的。而万国他们下面的部门某一个员工是直接可以把公司做破产,我们下面某一个员工是难以把公司搞破产的,所以制度建设是相当重要的。

记者与阚治东合影 

    厉:1997年6月因“陆家嘴事件”你被撤职,2006年又因南方证券破产你被起诉并入狱21天。97年你选择负领导责任,你本可以选择不站出来承担责任,但还是选择承担,这意味着失去所有的光环和前途,为何这么做?
    阚:这也是客观事实,如果我说97年“陆家嘴事件”发生时我在国外,我也可以推卸这个责任,我们证券业有些人也采取了推卸责任的做法。我认为一个人得要有担当,既然你要当班长你要号召大家,大家跟着班长走,出了问题班长自己先推卸责任溜了,再当班长就没有人跟你一起同心协力,人必须敢于担当。再举一个例子,当时还有一个公司老总也和我一样受处分,但是都找关系,他说我太傻,辛辛苦苦多少年打拼的,就一下给人家毁了,他找关系,当时他的处分免了,但是第二年又遇事,处分比我更严厉,我只不过是免职,所以我经常说是祸躲不了,是福也避不掉。
    厉:是怎样的契机让你重出江湖?
    阚:本身我也没离开过,实际上我们当时是这里免了,那里任,我免职同时让我回工商银行上海分行,当然人家说当一把手不可能,先当个总经济师,我就没去,后来到了深圳。
    厉:你是怎么看待自己从事的投资行业?
    阚:这行业还是不错的,这行业可以干的时间比较长一点,如果我去工商银行做总经济师,我今天就退休在家了。
    厉:现在你的东方汇富下面有多少基金?你认为最好的战绩是哪个?是否也有遗憾?
    阚:二十多个团队管理三十五支基金。(笑)最好的战绩可能还在以后,但是我们到目前为止没有一只基金是失败的。
    厉:资金退出机制上,你是如何保持领先的?你的秘诀是什么?
    阚:在这个行业干最重要的一点是坚持。这个行业跟股市一样也有牛市和熊市,一旦熟悉就失去斗志了,很多人都是这样的,从事一段时间就厌倦了,一看投资不行了就去搞股市了,所以这个行业就看一个坚持。
    厉:你曾两度拓荒,两度出局,成功失败,沉沉浮浮,这其中的经验,哪些可以给投资者提供参考,少走弯路?
    阚:第一,干什么都需要专业。你可以在不懂的时候进入证券业,但是如果干了几年对证券业还是外行就不行。我们这个投资行业跟证券业也是一样,如果你干了很多年还是不在行,那你是不成功的。投资要做到专业,风险投资尤其要做到专业。第二,不仅个人需要专业知识,还需要一支专业的团队来支撑。要看清国家产业政策,分析每一阶段投资的热点。不可能个人单打独斗,不可能个人英雄主义,需要专业的团队来分析、判断。
    厉:IPO注册制今年有望推出,这是不是意味着上市更加便捷了?
    阚:现在大家都以为实行注册制以后上市更容易了,可能壳公司不那么值钱了。我认为更大的意义在于,证监会把过去上市的审批权下放,所以证监会也要做一些调整。对于我们来说是好事,第一,我们过去老是跑北京,以后稍微方便点。第二,交易所之间形成竞争机制。中国的两个交易所,将来也要像纽交所和纳斯达克,有竞争,发挥各自优势。他们在中国设立窗口,与有望在那里上市的公司打交道,已经上市的公司再进一步的了解情况。未来可能就不像现在,主板在上海,中小板创业板在深圳,企业可以自由选择在哪里上市,选择在哪家交易所上市,所以这种竞争对市场是有利的,对我们也是有利的,对投资者也是有利的。
    厉:巴菲特定律:在其他人都投了资的地方去投资,你是不会发财的。无数投资人士的成功,无不或明或暗地遵从着这个定律。你的定律或你崇尚的投资理念是什么?
    阚:浙江大学翻译的一本操盘手,书中有一段话,股市的奥秘是什么?奥秘就是股市在低的时候你不敢买,在高的时候你不敢抛,如果你能反过来做,你就真的成功了,我想巴菲特说的话也是这个意思。如果人家都往这里走,你也跟着众人走,就很难成功。

左三:郑森木;左四:阚治东;左五:厉蓓蕾



版权所有:上海市浙江温州商会  2021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技术支持:上海一涵网络科技有限公司  沪ICP备16034654号-5